叶灵凤:白日的梦

  《她们》之十

  我在读Flaubert的Madame Bovary,是读到Bovary每天背着她的丈夫从床下偷偷地跑出去,在花园里会她的情人的一段。我心里有点跳,头也似乎昏眩:是天气不好吧?我想。

  偶然低首,嗅着从自己身上发出来的香气,我更有点靡靡的意味。眼睛模糊了起来,不睡,简直再也支持不住了。

  我任着我的神游,一切都渐渐在我眼前模糊。书、躺椅、香气、空间……什么都渐渐地黯淡了。

  橐!橐!橐!有极细微的叩门声音,是一种柔嫩的物体撞击的声音,接着,门扭一转动,门便悠悠地开了。

  我转身回头,眼睛已被两块腻滑而温暖的东西遮住,寂然黝黑,只听嗅到款款的香气和背后喘息的声音。

  同时,嘴唇上也感到了一道凉意。

  是谁?

  只听见嘶地一声娇笑,光明又重回到了我的眼中。我回首看时,闭目佯羞,垂首立在墙角的正是……你料想不到我此时会来吧?——进来的人在歪着头娇声地问。

  我用舌尖舐舐自己的嘴唇,感着了酒一般的陶醉。

  ——你不要尽在那里做梦,你以为我真的很高兴么?我是见了你的面才忍不住这样。你可知道事情已经闹得不得了了,他们已经……什么?——酣醉的狂蜂,终于被这意外的一击将他惊动了。

  他们已经将我的信拿了去。什么都晓得了,母亲气得……大海的波涛,在我的胸膛上不住的起伏!

  ……母亲气得昏了过去,姊姊只是哭,哥哥睁着眼睛说是出去借手枪了。我乘空特地跑来问你,你看……啊!啊!地狱!天堂!天……

  你看怎么办呢?不自由,毋宁死。我们不如……颓然倚到了身上,两手蒙住眼睛,将头抵住在胸口不住地辗动。眼泪续续的从指隙淋出,肩头只是战耸。

  怎么办呢?你不要急,让我去……

  你不要走!——眼泪更落得紧密了。

  唉!——悠然叹了一口长气。钢铁也要被溶化了,四只手互相地拥抱着,在啜泣声中,再分不清谁是眼泪的渊泉。

  暂时的沉默!暂时的享乐!

  突然,门外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和撞击的叩门声。有人在喊着她的名字。

  你听!你听!听……谁?谁……

  啊啊!不好!是哥哥的声音。哥哥来了,他是借手枪去的,他来了,他会……啊啊!怎样好呢?躲!躲!快躲……床底下……衣橱……门后……开窗子跳……不要紧!不要怕!有我在……我在此地,I 杏耀娱乐资讯网 am your protecter……让我去……你不要……

  在翻腾的杂乱与惊骇中,突然当的一声,有一件东西从窗外飞了进来。

  枪弹来了!我感觉手上有液体流出,心头一阵剧痛,一切都……先生!楼上的先生!

  有人在喊。我吓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睁开眼睛,将身子俯出窗口。

  该不是……

  先生!好先生!对不(www.lz13.cn)住你,我们刚才有一只皮球从下面踢到了你的房里,请你掷还给我们罢!对不……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在窗下这样仰着面对我哀求。

  我茫然回首向房中一望,不知什么时候,桌上的墨水瓶已经打翻了,一只灰白色的皮球落在桌角。

  懒懒地站起来将皮球拾起掷了出去。我伸手时我看见自己的手上已污着还未干透的墨汁。

  只是Madame Bovary已躺在地上,其余一切都没有变动,太阳依旧静静地照着。

  眼角上似乎还湿着泪痕。但是,适才是些什么事呢?

  梦?……

  一九二六年六月三日下午

  

  • 叶灵凤作品_叶灵凤散文
  • 叶灵凤:牵牛
  • 叶灵凤:家园纪事
分页:123